栏目列表
突破合同相对性的约定是否因此认定无效
信息来源:未知   作者:安徽祖庭   发布时间:2020-04-27   查看次数:    打印
保护视力色            




 




案号:(2017)皖民终434号

【案情】

中建四局六公司承建无为县“五洲雅苑”项目后,由其所属芜湖分公司于2010年2月3日与朱守飞签订劳务分包合同,约定朱守飞为施工代表,负责日常施工的管理、协调工作,许武义与朱守飞为合伙关系。2010年5月,许武义以发包人名义与李和平及案外人赵良好签订《劳务分包合同》,约定将上述过程中的部分工程(约8万平方米)分包给李和平和赵良好施工。其中,李和平分包了6#、7#、8#楼工程,赵良好与该三栋楼的建设无涉。双方签订的合同约定:1.1工程名称:五洲雅苑小区。1.3承包方式及范围:包工包料整体承包约8万平米(不含土方、防水及水电安装工程)。承包内容范围:工程所有内容(包括现场及控股前所有装备工作等)1.5工程监理单位:合工大监理公司。暂定开工日期2010年5月。4.1合同价款暂定6000万元。4、人工费调整按安徽省建定函(2007)897号就造计(2007)33号文件执行。5、乙方(李和平)应向甲方上缴工程总价(决算价)8%(不含税)管理费等。李和平施工期间,工程所用钢材、混凝土等主材及部分辅材由中建公司统一采购;施工所需模板、木方、其他辅材及机械设备由李和平自备。双方另约定了其他权利义务。2011年7月,李和平因他案被羁押,未能及时与中建四局六公司、许武义、朱守飞结算已完钢材、亦未办理遗留在工地上的建筑材料、机械设备等交接事项,其所遗留的未完工程由朱守飞续建,遗留在工地的建筑材料、机械设备等也由朱守飞使用。2012年3月22日,李和平以中建四局六公司、许武义尚欠其工程款等为由提起诉讼,庭审前,许武义申请追加朱守飞为本案被告。案件审理中,李和平申请对其已完工程造价进行司法鉴定,鉴定机构在各方确认李和平的施工范围的基础上,出具了鉴定报告,鉴定报告载明:李和平已完工程造价为6585667.93元,钢材用量437.97吨(按市场价计2246797.52元),混凝土用量3153.039立方(按市场价计1482294.24元),税金28776.17元等。李和平认可在中建四局六公司借支工程款1982424元,其中有66万元系许武义支付。李和平认可中建四局六公司已支付水泥款8772元、砂石款27286元、砖款17696元、塔吊司机工资8150元、塑料、铁丝款364元、钢筋套筒款75000元、外架搭设款10万元、瓦工工程款3.3万,计270268元;中建四局六公司认可李和平支付水泥款4000元。李和平应按合同约定8%缴纳给中建四局六公司管理费118575元。李和平交付许武义的保证金40万元,其中18万元李和平同意转付给中建四路六公司五洲雅苑项目部,现诉请22万元保证金。
另查明,涉案工程现已竣工投入使用。朱守飞在(2012)芜中民一初第00082号民事案件中称:中建四局六公司将案涉工程交由朱守飞施工,朱守飞与许武义的合伙关系到2011年7月底结束;合伙期间完成了4号楼的全部工程和3、5、7、8号楼的桩基工程;朱守飞与许武义之间没有签订正式的协议。许武义对朱守飞关于合伙及合伙完成工程的陈述无异议,但认为合伙期间到2011年11月12日结束。
二审查明:2012年1月6日,中建四局六公司五洲雅苑项目部(甲方)与李和平(乙方)签订《协议书》,载明:乙方李和平于2011年7月20日将甲方租赁的钢管私自运走,造成甲方钢管损失,现甲乙双方自愿达成如下协议:一、乙方李和平赔偿甲方钢管的损失计23万元;二、李和平确定工程范围为:6号楼基础(含桩)至9层,6号楼西侧基础至三层未做,7号楼、8号楼基础混凝土未浇(不含桩)。三、乙方于本协议签订之日付给甲方5万元,余款18万元在许武义欠乙方李和平的工程款中扣除(李和平提供许武义欠其工程款的证据),如因乙方不能提供证据等原因致使甲方的赔偿款不能实现,甲方仍有权向乙方主张,乙方也同意甲方直接从许武义交给甲方的50万元保证金中扣除,乙方李和平和许武义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与甲方中建四局六公司五洲雅苑项目部无关,和朱守飞也无关,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后,50万保证金根据扣款情况余额再退还。四、甲方不再追究乙方的侵占罪的刑事责任,甲方对乙方李和平伪造企业印章罪表示谅解,建议法院对李和平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五、本协议一式三份,双方各执一份,无为县人民法院一份,自双方签字之日起生效。朱守飞在该协议上签字。

【分歧】
 
一、关于中建四局六公司五洲雅苑项目部(简称:中建四局六公司)与李和平签订《协议书》是否合法有效,存在两种不同的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中建四局六公司与李和平(乙方)签订《协议书》合法有效。
第二种意见认为,中建四局六公司与李和平(乙方)签订《协议书》无效。
第三种意见认为,中建四局六公司与李和平(乙方)签订《协议书》部分无效。
 

 
【评析】

关于中建四局六公司与李和平签订《协议书》是否合法有效的问题,笔者支持第三种意见,主要理由如下:
首先,《协议书》的签订是中建四局六公司与李和平的真实意思表示,不存在胁迫等情形。虽然《协议书》签订的前提是中建四局六公司不再追究李和平侵占罪的刑事责任,但是该情形不能等同于胁迫,更不能作为李和平口中的“迫不得已”。所谓胁迫是指因他人的威胁或者强迫,陷入恐惧而作出的不真实意思表示。李和平因刑事犯罪而受到刑事处罚,真正使李和平产生恐惧的是公诉机关的公诉行为而非中建四局六公司的谅解行为。所以,签订《协议书》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
其次,合同部分无效不等同于整个合同无效。《协议书》签订主体为中建四局六公司与李和平,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在无特殊情况下该合同不得约束合同以外的第三人,因此该协议关于“乙方李和平和许武义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与甲方中建四局六公司五洲雅苑项目部无关,和朱守飞也无关”约定明显突破了合同的相对性,加重了合同以外第三人的民事责任,因此应当认定无效。但是,该协议的其他条款不能因此认定无效。例如,《协议书》中约定“乙方李和平赔偿甲方钢管的损失计23万元”,该约定并未涉及第三人利益,也未突破合同的相对性,因此该约定合法有效。《协议书》的第三款约定,虽涉及第三人但是并不是加重第三人的义务,实则是增加第三人的财产性利益。我国民法明确否认损害合同以外第三人权益的合同约定,但是并不排除增加第三人利益的合同约定,因此该款约定有效。
因此,笔者认为《协议书》中对于加重许武义民事责任的部分约定无效,但是其他不涉及许武义责任的条款和增加许武义利益的约定应当认定合法有效。
 
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    涂萍萍
 
 

主办:CopyRight © 2017 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 皖ICP备18025539-1 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蒙城北路111号润安大厦B座20层。 电话:0551-65521880 邮箱:303944440@qq.com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12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