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列表
劳务派遣中用人单位的违法解除行为
信息来源:未知   作者:安徽祖庭   发布时间:2020-03-25   查看次数:    打印
保护视力色            

 








【案情】

2011年2月25日,孙慧与正德公司签订《外派员工劳动合同》,约定:正德公司将孙慧派遣至移动合肥分公司从事营业员工作,合同期限为2011年3月1至2014年2月28日。该合同到期后,孙慧与正德公司续签了《外派员工劳动合同》,合同期限为2014年3月1日至2017年2月28日。
2015年1月28日,孙慧不服移动合肥分公司以其存在旷工三天扣除工资1200元罚款决定,以移动合肥分公司为被申请人向安徽省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劳动仲裁,要求裁决:1、移动合肥分公司撤销对孙慧的旷工处罚决定;2、移动合肥分公司支付孙慧2014年12月被扣的工资1200元。
2015年4月1日,安徽省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2015)皖劳仲裁字87号仲裁裁决书,认为移动合肥分公司认为孙慧的行为构成旷工,并扣减相应的工资和奖金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驳回孙慧上述仲裁请求。孙慧不服上述裁决,以移动合肥分公司及正德公司为共同被告向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1、移动合肥分公司及正德公司撤销对孙慧的旷工处罚决定;2、移动合肥分公司及正德公司支付孙慧2014年12月被扣的4天工资1505元。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经审理于2015年9月7日作出(2015)蜀民一初字第01937号民事判决书中认定孙慧于2014年12月的应发工资为2861.28元,扣保险307.67元,扣公积金336元,扣考勤1320元,实发897.61元,判决驳回孙慧诉讼请求。孙慧不服该判决(该判决认定孙慧于2015年4月的应发工资为2861.28元),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该院于2015年12月29日作出(2015)合民一终字第04943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5年4月14日,孙慧向移动合肥分公司递交的《辞职申请报告》写有:因本人不服公司给予本人的旷工处罚决定,违法扣款决定,特提出辞职。
2015年8月17日,孙慧以正德公司为被申请人向合肥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认为孙慧未向正德公司提出辞职申请,正德公司捏造事实违法辞退孙慧,向孙慧送达《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且于2015年3月至申请仲裁时没有为孙慧办理社会保险。要求裁决:正德公司向其支付经济补偿金7533元、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双倍赔偿金15066元、办理2015年3月份以来各项社会保险。
2015年9月9日,该委以该案需等待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审理的前述(2015)蜀民一初字第01937号一案的审理结果为由,作出合劳仲第28号《中止审理通知》。2016年11月14日,孙慧经合肥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准许撤回了对正德公司的仲裁申请。
孙慧于2017年2月17日,以正德公司为被申请人向合肥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其仲裁请求为:1、裁决孙慧与正德公司解除劳动关系;2、裁决正德公司为孙慧补缴2015年4月至2017年2月期间社会保险;3、裁决正德公司向孙慧支付无工作期间报酬33440元(2015年4月至2017年2月);4、裁决正德公司支付孙慧经济补偿金9120元。该仲裁委经审理作出(2017)合劳任仲裁字第182号仲裁裁决:驳回孙慧的仲裁请求。孙慧不服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如所请。
 
 
【分歧】
 
关于孙慧与正德公司劳动关系解除时间的问题,存在三种不同的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正德公司与孙慧之间的劳动关系已于2015年4月解除。2015年4月14日,孙慧向移动合肥分公司递交了《辞职申请报告》,因为劳动者无权向被派遣公司提出辞职,该辞职报告指向性应当是正德公司。
第二种意见认为,2015年4月正德公司与孙慧之间劳动关系并未解除,孙慧从未向正德公司提出辞职,也未要求移动合肥分公司向正德公司转交辞职报告。
第三种意见认为,孙慧否认收到该份证明书,但孙慧于2015年8月17日就该证明书送达的事实提起了劳动仲裁并要求正德公司支付经济补偿金、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双倍补偿金、补缴社保等,故双方劳动关系于2015年8月17日解除。
 
 
【评析】

关于孙慧与正德公司劳动关系解除时间的问题,笔者支持第三种意见,主要理由如下:

首先,孙慧是劳动者,正德公司是用人单位,移动合肥分公司是用工单位。正德公司与孙慧之间是劳动合同,正德公司与移动合肥分公司之间是劳务派遣协议,孙慧有权与正德公司解除劳动合同而非移动合肥分公司。
其次,孙慧与移动合肥分公司之间是劳务关系,孙慧向移动合肥分公司递交了《辞职申请报告》的行为不能认定为解除劳动合同关系的行为。且《辞职申请报告》被批准是孙慧与移动合肥分公司意思达成一致的体现,而非孙慧与正德公司之间的意思表现,且从《辞职申请报告》的内容上看孙慧并无与正德公司解除劳动合同关系的意思,因此,《辞职申请报告》不能认定为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而应当认定为解除劳务关系的行为。
再次,正德公司于2017年8月邮寄并公告《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并提供了回执单,而孙慧于 2015年8月17日以正德公司为被申请人向合肥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对正德公司发出《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的行为进行仲裁随后又撤回仲裁申请,回执单及孙慧的此行为可证明其已经收到《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的事实,此时双方的劳动关系才是真正解除,即双方劳动关系解除的时间为2017年8月。
最后,孙慧不具有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而正德公司出具《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的行为则是违法解除劳动关系,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八条规定,正德公司应当向孙慧支付赔偿金。
 
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    涂萍萍











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皖01民终909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孙慧,女,1986年10月26日出生,汉族,住合肥市蜀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苏柏庭,系孙慧丈夫。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安徽正德人力资源咨询有限公司,住所地合肥市蜀山区新产业园湖光路1201号自主创新产业园基地2期2栋6层,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4010068084795XA。
法定代表人:管政,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诤毅,安徽天禾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孟超,安徽天禾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孙慧因与被上诉人安徽正德人力资源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德公司)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2018)皖0104民初621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9年1月14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孙慧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原判,改判正德公司支付未能就业损失186000元。2、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正德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审判决认为孙慧在2015年8月17日申请劳动仲裁并将《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复印件作为证据提交,结合正德公司8月12日付邮、8月13日签收的特快专递凭证,可以推定孙慧2015年8月17日收到该证明书。一审法院以此为由认定2015年8月13日正德公司将《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邮寄送达孙慧,是错误的。第一,2015年8月17日孙慧申请劳动仲裁时提交的是《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复印件,效力与原件不能等同,且该仲裁案件未进入实体审理,仲裁时递交的申请书不具有当事人自认及证明某一事实的法定效力。孙慧也在一审中说明了复印件的来源。第二,正德公司的特快专递凭证,凭证未注明邮寄的文件是《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也没有孙慧的签名,无快递员及快递公司的送达说明或出庭作证。且2015年8月13日孙慧不在快递送达地址居住,何谈签收。正德公司主张孙慧收到《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其应当承担举证责任。该快递凭证无法证明孙慧已经签收《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的事实。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判决,维护孙慧的合法权益。
正德公司辩称,第一,正德公司已于2015年8月通过邮寄及公告方式向孙慧送达了《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且孙慧也早已签收了《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根据孙慧与正德公司多轮劳动争议纠纷的生效法律文书所查明的事实,正德公司早于2015年8月12日早已通过EMS特快专递向孙慧邮寄了劳动关系解除证明书,根据快递查询的结果反映,该快递的送达结果为“本人收”。此外,正德公司还于2015年8月19日在报刊上将解除与孙慧劳动关系的通知进行了公告,履行了劳动关系的解除手续。为此,孙慧主张正德公司至今未向其出具离职证明无任何事实依据。第二,孙慧一审主张的损失与其所称的事实与理由无任何因果关系。我国劳动法律并未强制规定劳动者在入职新用人单位时必须提供原用人单位劳动关系解除证明文件,也无任何规定授予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前有权强制劳动者提供原用人单位劳动关系解除证明文件,否则不得录用。为此,孙慧诉状中所称的离职证明与其诉请的工资损失之间无任何因果关系,孙慧主张工资损失无任何法定理由、法律依据。综上,请求依法驳回孙慧的诉讼请求。
孙慧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决正德公司赔偿因其不按规定出具离职证明导致孙慧未能就业的工资损失186000元〔2015年9月17起至2018年4月19日止,共31个月,按6000元乂月父31个月,并要求正德公司实际支付损失至孙慧签收书面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之日);2.诉讼费由正德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1年2月25日,孙慧与正德公司签订《外派员工劳动合同》,约定:正德公司将孙慧派遣至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安徽有限公司合肥分公司(以下简称移动合肥分公司)从事营业员工作,合同期限为2011年3月1日至2014年2月28日。合同到期后,双方续签了《外派员工劳动合同》,合同期限为2014年3月1日至2017年2月28日。
2015年1月28日,孙慧不服移动合肥分公司以其存在旷工三天扣除工资的罚款决定,以移动合肥分公司为被申请人向安徽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劳动仲裁,要求裁决:1、移动合肥分公司撤销对孙慧的旷工处罚决定,2、移动合肥分公司支付孙慧2014年12月份被扣的工资1200元。
2015年4月1日,安徽省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2015)皖劳仲裁字87号仲裁裁决书,认为移动合肥分公司认为孙慧的行为构成旷工,并扣减相应的工资和奖金不违反相关法律规定,驳回孙慧上述仲裁请求。孙慧不服上述裁决,以移动合肥分公司及正德公司为共同被告向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1.移动合肥分公司及正德公司撤销对孙慧的旷工处罚决定;2.移动合肥分公司及正德公司文付孙慧2014年12月份被扣的4天工资1505元。
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经审理于2015年9月7日作出(2015)蜀民一初字第01937号民事判决书,认定孙慧于2014年12月的应发工资为2861.28元,扣保险307.67元,扣公积金336元,扣考勤1320元,实发897.61元,判决驳回孙慧诉讼请求。孙慧不服该判决,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该院于2015年12月29日作出(2015)合民一终宇第04943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15年4月14日,孙慧向移动合肥分公司递交《辞职申请报告》写有:因本人不服公司给与本人的旷工处罚决定,违法扣款决定,特提出辞职。
2015年8月17日,孙慧以正德公司为被申请人向合肥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认为孙慧未向正德公司提出辞职申请,正德公司捏造事实违法辞退,向孙慧送达《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且于2015年3月至申请仲裁时没有为其办理社会保险,要求裁决:1.正德公司向其支付经济补偿金7533元;2.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双倍赔偿金15066元、办理2015年3月以来各项社会保险。并将《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复印件作为证据提交,该复印件内容为“本公司与孙慧于2011年3月1日订立的固定期限外派员工劳动合同(起止时间2011年3月1日至2017年2月28日),由于本人提出辞职原因,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七条规定,本公司于2015年4月14日解除与孙慧劳动合同。孙慧……在本公司工作年限为49个月,原工作岗位为派遣至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安徽有限公司合肥分公司。2015年4月14日(正德公司印章)”。
2015年9月,该委以该案需等待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审理的前述(2015)蜀民一初字第01937号一案的审理结果为由,作出合劳仲第28号《中止审理通知》。2016年11月14日,孙慧经合肥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准许撤回了对正德公司的仲裁申请。
2017年2月17日,孙慧以正德公司为被申请人向合肥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其仲裁请求为:1.裁决孙慧与正德公司解除劳动关系;2.裁决正德公司为孙慧补缴2015年4月至2017年2月期间的社会保险;3.裁决正德公司向孙慧支付无工作期间的报酬3340元(2015年4月至2017年2月);4.裁决正德公司支付孙慧经济补偿金920元。该仲裁委经审理作出(2017)合劳人仲裁字第182号仲裁裁决书,驳回孙慧的仲裁请求。孙慧不服向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如所请。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于2017年12月15日作出(2017)皖0104民初363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孙慧与安徽正德人力资源咨询有限公司于2017年2月17日解除劳动关系;二、安徽正德人力资源咨询有限公司支付孙慧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15737.04元、2012年至2014年未休年休假工资报酬3946.59元。合计为19683.83元;三、安徽正德人力资源咨询有限公司按2015年至2017年当年合肥市最低工资标准,给付孙慧自2015年4月份至2017年2月份待岗期间的生活费34780元;四、安徽正德人力资源咨询有限公司为孙慧补缴2015年4月至2017年2月期间的各项社会保险,双方根据国家规定按比例承担各自应承担的费用,五、驳回孙慧其他诉讼请求。
正德公司不服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2017)皖0104民初3634号民事判决书,向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4月17日作出(2018)皖01民终1789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撤销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2017)皖0104民初3634号民事判决书;二、孙慧与安徽正德人力资源咨询有限公司之间劳动关系于2015年8月17日解除;三、安徽正德人力资源咨询有限公司向孙慧支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12875.76元;四、安徽正德人力资源咨询有限公司向孙慧支付无工作期间的报酬6289.66元;五、安徽正德人力资源咨询有限公司为孙慧补缴2015年4月至2015年8月期间的各项社会保险(具体缴费标准由社保经办机构核对,其中个人缴费比例部分费用由孙慧承担);六、驳回孙慧的其他诉讼请求。孙慧依据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4月7日作出(2018)皖01民终1789号民事判决书向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2018年6月,孙慧又以正德公司为被申请人向合肥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仲裁请求为:一、裁决被申请人赔偿因不按规定出具离职证明导致申请人未能就业的工资损失186000元(2015年9月17日至2018年4月19日止,共31个月,按6000元每月计算,并支付至申请人实际签收书面劳动合同证明书之日)。合肥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对孙慧的仲裁申请未予受理,于7月3日向其送达了不予受理决定书。孙慧不服该决定,在法定期限内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孙慧于2015年8月17日申请劳动仲裁,自陈正德公司向其送达《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并将《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复印件作为证据提交,结合正德公司提供的于2015年8月12日付邮、8月13日签收的特快专递的凭证,可以推定孙慧应当8月17日前收到该证明书,孙慧称该复印件系从中国移动合肥分公司获得但未提供证据证明,故一审法院认定正德公司已于2015年8月13日将《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邮寄送达孙慧。孙慧认为正德公司解除劳动合同违法,可以要求继续履行合同或者要求正德公司予以赔偿,其于8月17日申请仲裁主张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已表明其不选择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并要求正德公司承担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责任,《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可以证明其与正德公司之间的劳动合同已经解除,孙慧认为证明书中解除合同的原因系虚构,但并无证据证明该原因与孙慧得否就业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且解除劳动合同的原因并非解除劳动合同的必要内容,故孙慧主张因正德公司未向其提供解除劳动合同证明致其2015年9月17日至2018年4月19日不能就业,一审法院不予采信,其要求正德公司赔偿工资损失,不予支持。
一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九十三条、第一百零五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孙慧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计5元,由孙慧负担。
二审中,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对原判所认定的双方当事人无异议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院(2018)皖01民终1789号生效判决已查明,2015年8月17日孙慧提起劳动仲裁时主张正德公司捏造事实违法辞退孙慧,并提交了正德公司出具的《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复印件,要求裁决正德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双倍赔偿金等。从上述事实可以看出,孙慧最迟在2015年8月17日前即知晓并实际收到盖有正德公司印章的《解除劳动合同证明书》,并且选择要求正德公司承担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责任而非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现孙慧主张因正德公司未出具离职证明导致孙慧未能就业的工资损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且孙慧也未能举证证明其所述原因与能否就业存在因果关系,一审法院认定孙慧该项诉请不能成立,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孙慧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孙慧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张长海
审判员  沈 静
审判员  马枫蔷
二〇一九年三月二十九日
书记员  俞文静
附相关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主办:CopyRight © 2017 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 皖ICP备18025539-1 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蒙城北路111号润安大厦B座20层。 电话:0551-65521880 邮箱:303944440@qq.com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12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