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列表
结合案例谈司法实践中领导、组织传销罪的几个常见问题
信息来源:未知   作者:安徽祖庭   发布时间:2020-04-27   查看次数:    打印
保护视力色            





案号:(2018)皖0103刑初28号
 
 
【案情】
2011年6月,被告人洪某1经其堂妹洪某2(另处)介绍到合肥市庐阳区加入以“连锁经营”为名的传销组织,从事“连锁经营”传销活动。该传销组织以虚拟的份额作为“股份”供参加人员购买,第一股为3800元,以后每股以3300元计,最多一人可购买21股计69800元。“连锁经营”按参加人购买股份多少分为五个等级:业务员(1-2份)、组长(3-9份)、主任(10-64份)、经理(65-599份)、老总(600份以上)。每一加入人员最多可发展3名直接下线,通过其不断发展人员及自己所处的级别按不同比例提成,牟取利益,以此建立起“五级三晋制”的上下级网络关系。该传销组织为管理团队、更好地发展下线,设立经理室,由经理室大总管和经理室成员具体实施管理。
被告人洪某1加入传销组织后,在合肥市庐阳区海棠别院小区、庐阳馨苑小区等地从事传销活动,发展了被告人马某为其直接下线,马某又发展了曹某(另处)、向前等人为其下线,曹某又发展了被告人刘某为其下线,刘某又直接或间接发展了谢某、曾某和陈某(已判刑)等为其下线,陈某发展了被告人曾某为其下线,曾某又直接或间接发展了吴某1、吴某2、闫某1、吕某、闫家彬、闫某2、刘某1、陶某、梁某、常某、沈某、刘小毫等至少10个层级30余人加入该传销组织从事传销活动,至2013、2014年洪某1、马某、刘某、曾某先后在该传销组织中升至“老总”级别。期间,洪某1、刘某曾在该传销组织的经理室担任过职务,直接帮助传销组织管理团队以更好地发展下线。
2017年2月10日,被告人曾某至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经侦大队自动投案,在曾某劝说和带领下,被告人洪某1和马某、刘某于2017年7月27日至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经侦大队自动投案。上述被告人归案后均如实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实。
 
【分歧】
本案中检控双方对于所指控的罪名并无分歧,被告人均对所指控的罪名无异议,在量刑情节上,对于辩护人提出的从轻、减轻意见,有事实、法律依据的,法院予以支持。
 
【评析】
结合本案案情,笔者对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构成要件和定罪量刑标准做简要概述。
一、法律依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是指以推销商品或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而且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相对应的,本案中几被告以“连锁经营”为名,以虚拟的份额作为“股份”供参加人员购买,每一加入人员最多可发展3名直接下线,通过其不断发展人员及自己所处的级别按不同比例提成,牟取利益,以此建立起“五级三晋制”的上下级网络关系。已经符合我国刑法中规定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情形。
二、对于“组织”、“领导”的关键字解读。根据最新的司法解释,所谓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是指在传销活动中起组织、领导作用的发起人、决策人、操纵人,以及在传销活动中担负策划、指挥、布置、协调等重要职责,或者在传销活动中起到关键作用的人员。本案中被告洪某1、马某、刘某、曾某先后在该传销组织中升至“老总”级别,期间,洪某1、刘某曾在该传销组织的经理室担任过职务,直接帮助传销组织管理团队以更好地发展下线,应认定为有“组织”、“领导”行为。
三、参与传销人员是否应负刑事责任。根据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的规定,对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应当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对一般违法人员,本着教育、挽救大多数的原则,可以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根据禁止传销条例的规定予以行政处罚。通常意义上,在传销组织中除了最底层的销售人员,其他层级的传销人员都存在组织领导行为,但是刑法的立法本意并不是要打击所有的传销人员,所以对“领导、组织”的行为认定应当参照上述标准,并结合具体案情、司法实践谨慎做出。当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中的参与人员未达到人数、级别的标准但又侵犯市场秩序,或者违反了许可证制度时,则应根据其在传销活动中的地位、作用区别对待,作出不同的处理。
四、量刑标准。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 冯新悦




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8)皖0103刑初28号
公诉机关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洪澍,男,1976年7月26日出生,汉族,湖南省南县人,高中文化程度,无固定职业,户籍所在地湖南省益阳市南县。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7年7月27日经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决定被取保候审,2018年3月14日经本院决定并由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执行被逮捕,现羁押于合肥市看守所。
辩护人黄士华,安徽百协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马久兵,男,1969年4月14日出生,汉族,湖南省南县人,初中文化程度,无固定职业,户籍所在地湖南省益阳市南县。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7年7月27日经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决定被取保候审,2018年3月14日经本院决定并由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执行被逮捕,现羁押于合肥市看守所。
辩护人张京城,安徽永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刘乐春,男,1965年1月5日出生,汉族,湖南省南县人,初中肄业,无固定职业,户籍所在地湖南省益阳市南县。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7年7月27日经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决定被取保候审,2018年3月14日经本院决定并由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执行被逮捕,现羁押于合肥市看守所。
辩护人张雨,安徽永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曾志谋,男,1982年11月8日出生,汉族,湖南省南县人,初中文化程度,无固定职业,户籍所在地湖南省益阳市南县。因涉嫌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7年2月10日经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决定被取保候审,2018年3月14日经本院决定并由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执行被逮捕,现羁押于合肥市看守所。
辩护人吴振国,安徽永承律师事务所律师。
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检察院以庐阳检刑诉[2018]3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洪澍、马久兵、刘乐春、曾志谋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于2018年1月1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何小刚、郭艳媚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洪澍、马久兵、刘乐春、曾志谋及合肥市庐阳区法律援助中心接本院通知指派的辩护人黄士华、张京城、张雨、吴振国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1年6月,被告人洪澍到合肥市庐阳区加入以“连锁经营”为名的传销组织,后发展了被告人马久兵为其直接下线,马久兵又发展了曹某(另处)、向前等人为其下线,曹某又发展了被告人刘乐春为其下线,刘乐春又直接或间接发展了谢某、曾某和陈某(已判刑)等为其下线,陈某发展了被告人曾志谋为其下线,曾志谋又直接或间接发展了吴某1、吴某2、闫某1等至少10个层级30余人加入该传销组织从事传销活动,至2013、2014年洪澍、马久兵、刘乐春、曾志谋先后在该传销组织中升至“老总”级别。为证明上述指控的事实,公诉人当庭宣读、出示了组织结构图、同案犯的供述和辩解、证人证言笔录、辨认笔录、户籍证明、归案经过等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洪澍、马久兵、刘乐春、曾志谋的行为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告人洪澍、马久兵、刘乐春、曾志谋均系自动投案,被告人曾志谋具有立功表现,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洪澍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均无异议。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不持异议,但被告人洪澍系自首,认罪、悔罪,建议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马久兵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均无异议。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不持异议,但被告人马久兵系自首,认罪、悔罪,建议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刘乐春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均无异议。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不持异议,但被告人刘乐春系自首,认罪、悔罪,建议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曾志谋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均无异议。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对起诉书指控的罪名不持异议,但被告人曾志谋系自首,且具有立功表现,建议对其从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2011年6月,被告人洪澍经其堂妹洪某(另处)介绍到合肥市庐阳区加入以“连锁经营”为名的传销组织,从事“连锁经营”传销活动。该传销组织以虚拟的份额作为“股份”供参加人员购买,第一股为3800元,以后每股以3300元计,最多一人可购买21股计69800元。“连锁经营”按参加人购买股份多少分为五个等级:业务员(1-2份)、组长(3-9份)、主任(10-64份)、经理(65-599份)、老总(600份以上)。每一加入人员最多可发展3名直接下线,通过其不断发展人员及自己所处的级别按不同比例提成,牟取利益,以此建立起“五级三晋制”的上下级网络关系。该传销组织为管理团队、更好地发展下线,设立经理室,由经理室大总管和经理室成员具体实施管理。
被告人洪澍加入传销组织后,在合肥市庐阳区海棠别院小区、庐阳馨苑小区等地从事传销活动,发展了被告人马久兵为其直接下线,马久兵又发展了曹某(另处)、向前等人为其下线,曹某又发展了被告人刘乐春为其下线,刘乐春又直接或间接发展了谢某、曾某和陈某(已判刑)等为其下线,陈某发展了被告人曾志谋为其下线,曾志谋又直接或间接发展了吴某1、吴某2、闫某1、吕某、闫家彬、闫某2、刘某1、陶某、梁某、常某、沈某、刘小毫等至少10个层级30余人加入该传销组织从事传销活动,至2013、2014年洪澍、马久兵、刘乐春、曾志谋先后在该传销组织中升至“老总”级别。期间,洪澍、刘乐春曾在该传销组织的经理室担任过职务,直接帮助传销组织管理团队以更好地发展下线。
2017年2月10日,被告人曾志谋至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经侦大队自动投案,在曾志谋劝说和带领下,被告人洪澍和马久兵、刘乐春于2017年7月27日至合肥市公安局庐阳分局经侦大队自动投案。上述被告人归案后均如实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实。
上述事实,被告人洪澍、马久兵、刘乐春、曾志谋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证人陈某、曾某、闫某1、闫某2、沈某、陶某、刘某1、闫某3、常某、刘某2、梁某等人的证言笔录、辨认笔录及人员架构图、归案经过、情况说明、刑事判决书、户籍信息、取保候审决定书、逮捕证等证据与被告人洪澍、马久兵、刘乐春、曾志谋的供述可相互印证,予以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洪澍、马久兵、刘乐春、曾志谋以“连锁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从中获取钱财,扰乱社会经济秩序,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且系共同犯罪,均应按照各被告人在犯罪中的地位、作用分别依法予以惩处。被告人洪澍、马久兵、刘乐春、曾志谋在案发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均可从轻处罚。被告人曾志谋协助公安机关抓捕同案犯,具有立功表现,可从轻处罚。公诉机关的指控,主要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中与庭审查明的事实、证据及法律规定相符的,本院予以采信;相悖的,本院不予采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八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洪澍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7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3月14日起至2018年12月13日止。罚金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二、被告人马久兵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3月14日起至2018年11月13日止。罚金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三、被告人刘乐春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3月14日起至2018年10月13日止。罚金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四、被告人曾志谋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3月14日起至2018年9月13日止。罚金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五、对于各被告人的违法所得责令退赔,待退赔后,上缴国库。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赵 霞
人民陪审员  李长应
人民陪审员  李必智
二〇一八年三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郭行妍
 

主办:CopyRight © 2017 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 皖ICP备18025539-1 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蒙城北路111号润安大厦B座20层。 电话:0551-65521880 邮箱:303944440@qq.com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12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