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列表
组织卖淫、协助组织卖淫的认定及量刑标准
信息来源:未知   作者:安徽祖庭   发布时间:2020-04-27   查看次数:    打印
保护视力色            





【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书字号
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2019)皖0103刑初117号 
2、案由:组织卖淫、协助组织卖淫罪
3、当事人
公诉机关: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一:齐海光
被告人二:鲍应龙
被告人三:魏光星
被告人四:陈力
被告人五:吴理
被告人六:胡中富
被告人七:高辰
被告人八:彭峰
被告人九:朱王程
被告人十:汪祥龙
被告人十一:杜彦平
被告人十二:解顺
被告人十三:解宝华
被告人十四:周本根
被告人十五:高乾山
被告人十六:孙夫永
被告人十七:陈刚
被告人十八:向春燕
被告人十九:常浩卿
被告人二十:徐明建
4、被告七辩护律师
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  黄士华律师
 
【基本案情】

自2017年夏季开始,被告人齐海光利用持有的微信昵称为“梦想”、“小辉”的微信,通过在微信朋友圈发广告、他人介绍等方式,先后招募并组织朱某1、丁某、何某1、赵某2等15名卖淫女在合肥市内从事卖淫活动,卖淫服务分300元至1000元价位不等的项目,齐海光除要求卖淫女按照派单信息上的网聊女身份跟嫖客接触外,还要求卖淫女严格按照服务项目服务好嫖客,及时反馈卖淫情况并转发嫖资,不准私自接单、跑单,每天删除微信聊天、转账记录等。同时,为扩大客源,其通过在QQ群、微信群发招聘广告等方式,招募了被告人鲍应龙、魏光星、高辰、彭峰、朱王程、孙夫永、陈刚、汪祥龙、陈力、杜彦平、解顺、高乾山、胡中富、解宝华、吴理、向春燕、周本根、常浩卿等18人为其招揽嫖客,并达成合作、分成协议,即由鲍应龙等人将含有嫖客所在地点、电话号码、所需性服务价格等内容的信息发送给齐海光,由齐海光派单给其组织的卖淫女上门提供卖淫服务,卖淫女收取嫖资后,将嫖资的一半加50元通过微信转发给齐海光,齐海光再按照与鲍应龙等人的约定将分成转发给鲍应龙等人,剩余部分归自己所有;招募了被告人徐明建接送卖淫女何某1等人上门为嫖客提供卖淫服务,每单收取50元。被告人鲍应龙、魏光星、高辰、彭峰、朱王程、孙夫永、陈刚、汪祥龙、陈力、杜彦平、解顺、高乾山、胡中富、解宝华、吴理、向春燕、周本根、常浩卿、徐明建等人明知齐海光组织他人卖淫,仍然通过微信及QQ推广、散发色情卡片等方式为其招揽嫖客,或者为齐海光接送卖淫女。自2017年夏季至案发,被告人齐海光招募、组织的15名卖淫女共计向鲍应龙等人招揽的嫖客提供卖淫服务35次,收取嫖资共计17000余元。具体事实如下:
1.2018年3月19日至3月20日,高辰通过网聊招揽嫖客2人,后将嫖客信息发送给齐海光,由齐海光组织卖淫女姜某前去提供卖淫服务两次,分别收取嫖资600元、400元。
2.2018年3月24日,徐明建接到齐海光发送的需要卖淫服务的嫖客信息后,按照事先约定,接送由齐海光组织的卖淫女何某1前去提供卖淫服务,收取嫖资500元。
3.2018年3月25日晚,向春燕通过网聊招揽嫖客1人,后将嫖客信息发送给齐海光,由齐海光组织卖淫女何某1前去提供卖淫服务,收取嫖资400元。
4.2018年3月26日晚,朱王程通过网聊招揽嫖客2人,后将嫖客信息发送给齐海光,由齐海光组织卖淫女薛某前去提供卖淫服务两次,分别收取路费50元、嫖资400元。
5.自2018年3月22日至3月27日晚,杜彦平通过网聊招揽嫖客2人,后将嫖客信息发送给齐海光,由齐海光组织卖淫女薛某、丁某前去提供卖淫服务两次,分别收取嫖资500元、500元。
6.2018年3月28日,常浩卿通过网聊招揽嫖客1人,后将嫖客信息发送给齐海光,由齐海光组织卖淫女汪某1前去提供卖淫服务,收取嫖资850元。
7.自2018年3月24日至4月4日,汪祥龙通过网聊招揽嫖客2人,后将嫖客信息发送给齐海光,由齐海光组织卖淫女丁某前去提供卖淫服务两次,分别收取嫖资1000元、400元。
8.自2018年4月3日至4月4日,解宝华通过散发色情小卡片招揽嫖客2人,后将嫖客信息发送给齐海光,由齐海光组织卖淫女冯某、何某1前去提供卖淫服务两次,分别收取嫖资400元、800元。
9.2018年4月4日凌晨,孙夫永通过网聊招揽嫖客1人,后将嫖客信息发送给齐海光,由齐海光组织卖淫女何某1前去提供卖淫服务,收取嫖资400元。
10.2018年4月5日凌晨,彭峰通过网聊招揽嫖客2人,后将嫖客信息发送给齐海光,由齐海光组织卖淫女程某前去提供卖淫服务两次,分别收取嫖资300元、500元。
11.2018年4月5日,高乾山通过网聊招揽嫖客1人,后将嫖客信息发送给齐海光,由齐海光组织卖淫女丁某前去提供卖淫服务,收取嫖资400元。
12.2018年4月6日晚,陈刚通过网聊招揽嫖客1人,后将嫖客信息发送给齐海光,由齐海光组织卖淫女丁某前去提供卖淫服务,收取嫖资400元。
13.自2018年4月5日至4月11日,吴理通过散发色情小卡片招揽嫖客2人,后将嫖客信息发送给齐海光,由齐海光组织卖淫女沈某1、朱某1前去提供卖淫服务两次,分别收取嫖资400元、500元。
14.2018年4月8日至4月12日,鲍应龙通过网聊招揽嫖客4人,后将嫖客信息发送给齐海光,由齐海光组织卖淫女何某1、汪某1、朱某1前去提供卖淫服务四次,分别收取嫖资800元、600元、400元、400元。
15.自2018年4月10日至4月12日,胡中富通过散发色情小卡片招揽嫖客2人,后将嫖客信息发送给齐海光,由齐海光组织卖淫女赵某2、朱某1前去提供卖淫服务两次,分别收取嫖资各400元。
16.自2018年4月19日至4月21日,解顺通过网聊招揽嫖客2人,后将嫖客信息发送给齐海光,由齐海光组织卖淫女程某、赵某2前去提供卖淫服务两次,分别收取嫖资555元、400元。
17.自2018年4月21日至4月22日,周本根通过网聊招揽嫖客2人,后将嫖客信息发送给齐海光,由齐海光组织卖淫女赵某2、朱某1前去提供卖淫服务两次,分别收取嫖资各400元。
18.2018年4月6日至4月25日,魏光星通过网聊招揽嫖客2人,后将嫖客信息发送给齐海光,由齐海光组织卖淫女何某1、姜某前去提供卖淫服务两次,分别收取嫖资1000元、400元。
19.自2018年4月22日至4月25日,陈力通过网聊招揽嫖客3人,后将嫖客信息发送给齐海光,由齐海光先后组织卖淫女程某、赵某2前去提供卖淫服务三次,分别收取嫖资各400元。
2018年4月26日11时许,被告人鲍应龙在合肥市瑶海区胜利路与凤阳路交口温莎杰座小室被公安民警抓获归案,后在鲍应龙的带领下,民警在该栋楼1室将齐海光抓获归案,后其余被告陆续均被民警抓获归案。2018年5月10日,被告人魏光星向重庆市巫山县高唐派出所投案。被告人鲍应龙、魏光星、吴理、高乾山、胡中富、高辰、彭峰、朱王程、孙夫永、陈刚、汪祥龙、陈力、杜彦平、解顺、解宝华、向春燕、徐明建、周本根、常浩卿归案后均如实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实。
案发后,民警对被告人齐海光、鲍应龙、解宝华、胡中富等人的住处及汽车内进行搜查,搜查并扣押19人的手机、齐海光的笔记本电脑一台及1000元现金、鲍应龙的记账本2本、解宝华及胡中富的色情招嫖卡片若干张等物,从手机内提取到了各被告人作案时使用的微信名等信息。民警将从齐海光住处搜查到的3vivo手机、9oppo手机送检,均检出人类DNA,支持为齐海光所留,经对该vivo手机进行电子数据检查,该手机登陆了昵称“小辉”(微信号为×××)的微信号,确定为齐海光持有并使用。此外,对从齐海光住处搜查并扣押的蓝色oppo手机进行电子数据检查,该手机登陆了昵称“小辉”(微信号为×××)、“梦想”(微信号×××)的两个微信号。
 
案件焦点

被告人行为是否构成组织卖淫、协助组织卖淫罪;被告人是否有可以从宽处罚的量刑情节。
 
黄律师辩护观点

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和主要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但在协助组织卖淫的共同犯罪活动中,其行为均受老板齐海光的指使,被动、间接实施了协助卖淫的行为,归案后坦白交待了犯罪事实和其所知悉的相关情况,自愿认罪、悔罪,并愿意缴纳罚金,系初犯、偶犯,恳请法庭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法院裁判

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齐海光组织他人卖淫,卖淫女累计达十人以上,其行为已构成组织卖淫罪,且情节严重;被告人鲍应龙、魏光星、陈力、吴理、胡中富、高辰、彭峰、朱王程、汪祥龙、杜彦平、解顺、解宝华、周本根、高乾山、孙夫永、陈刚、向春燕、常浩卿、徐明建明知他人实施组织卖淫犯罪活动而为其提供帮助,其行为均已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且系共同犯罪,应按照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情节等分别依法予以惩处。被告人鲍应龙协助公安机关抓捕同案犯,具有立功表现,可从轻处罚。被告人魏光星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可从轻处罚。被告人鲍应龙、陈力、吴理、胡中富、高辰、彭峰、朱王程、汪祥龙、杜彦平、解顺、解宝华、周本根、高乾山、孙夫永、陈刚、向春燕、常浩卿、徐明建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均可从轻处罚。被告人吴理、高乾山、胡中富有前科劣迹,可酌情从严惩处。被告人齐海光当庭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鲍应龙、陈刚、徐明建退赔赃款、预交罚金,可酌情从轻处罚。公诉机关的上述指控,主要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对于被告人齐海光及其辩护人关于被告人齐海光的行为不构成组织卖淫罪,应定性为介绍卖淫罪且不构成情节严重的辩护意见,经查,形成锁链的本案证据证实被告人齐海光利用QQ群、微信等网络工具招聘卖淫女后,安排卖淫女以网聊女孩名义到指定地点按照其约定的嫖资、服务项目提供性服务,要求服务好嫖客,不准私自接单,不准不经过其准许私自跑单,及时删除聊天、转账记录及卖淫女卖淫后仅获取较少部分的卖淫款,已充分反映被告人齐海光对所招募的卖淫女已形成了有效管理和控制,故被告人齐海光的行为符合组织卖淫罪的构成要件,构成组织卖淫罪,而非介绍卖淫罪,且本案同案犯供述齐海光手下有大量卖淫女且有15名卖淫女的证言均指向其受齐海光管理、控制,其行为应认定为情节严重,故被告人齐海光的辩护人的该节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对于辩护人关于被告人吴理、解宝华、陈刚、汪祥龙的行为不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被告人吴理、解宝华的行为更符合介绍卖淫罪及被告人陈刚、汪祥龙的行为系介绍嫖娼的辩护意见,经查,为获取更多利益,被告人齐海光大量招聘所谓的“代聊”的本案其他被告人,本案其他被告人为获取提成,均积极加入并为齐海光组织卖淫活动散发招嫖广告,利用微信冒充小姐与嫖客网聊,聊到嫖客后及时将单子发给齐海光,再由齐海光安排卖淫女卖淫,从而形成了一整套繁而不乱的流程,本案其他各被告人虽互不相识,但均在齐海光的组织卖淫活动中起着各自的作用,这种“代聊”或“客服”的行为均属于协助组织卖淫犯罪中的其他协助组织卖淫的行为,故本案其他各被告人均构成协助组织卖淫罪,各辩护人的该节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各辩护人的其他辩护意见中,与庭审查明的事实、证据以及法律规定相符的,本院予以采纳;相悖的,本院不予采信。
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一款、第四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六十八条、第七十二条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
一、被告人齐海光犯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4月27日起至2030年4月26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二、被告人鲍应龙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4月27日起至2019年10月26日止。罚金已缴纳5000元,余款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三、被告人魏光星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8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5月11日起至2019年9月10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四、被告人陈力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7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7月26日起至2020年6月26日止。先行羁押的29天已扣除。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五、被告人吴理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5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7月26日起至2020年5月28日止。先行羁押的28天已扣除。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六、被告人胡中富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7月26日起至2020年5月28日止。先行羁押的28天已扣除。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七、被告人高辰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7月26日起至2020年3月25日止。先行羁押的31天已扣除。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八、被告人彭峰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7月26日起至2020年3月25日止。先行羁押的31天已扣除。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九、被告人朱王程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7月26日起至2020年3月28日止。先行羁押的28天已扣除。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十、被告人汪祥龙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7月26日起至2020年3月27日止。先行羁押的29天已扣除。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十一、被告人杜彦平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7月26日起至2020年3月27日止。先行羁押的29天已扣除。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十二、被告人解顺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7月26日起至2020年3月27日止。先行羁押的29天已扣除。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十三、被告人解宝华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7月26日起至2020年3月28日止。先行羁押的28天已扣除。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十四、被告人周本根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7月26日起至2020年3月28日止。先行羁押的28天已扣除。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十五、被告人高乾山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5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7月26日起至2020年2月26日止。先行羁押的28天已扣除。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十六、被告人孙夫永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7月26日起至2020年1月28日止。先行羁押的28天已扣除。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十七、被告人陈刚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已缴纳。)
十八、被告人向春燕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7月26日起至2020年1月28日止。先行羁押的28天已扣除。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十九、被告人常浩卿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9年7月26日起至2020年1月28日止。先行羁押的28天已扣除。罚金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二十、被告人徐明建犯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500元。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已缴纳。)
二十一、对于公诉机关移送的被告人齐海光的笔记本电脑一台、手机15部及被告人鲍应龙的记账本2本等作案工具予以没收;对于扣押被告人齐海光的违法所得人民币1000元及被告人鲍应龙、陈刚、徐明建向本院退赔的赃款2200元、200元、100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对于被告人齐海光、魏光星、陈力、吴理、胡中富、高辰、彭峰、朱王程、汪祥龙、杜彦平、解顺、解宝华、周本根、高乾山、孙夫永、向春燕、常浩卿的违法所得责令退赔,待退赔后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律师后语】

鲍应龙等人将含有嫖客所在地点、电话号码、所需性服务价格等内容的信息发送给齐海光,由齐海光派单给其组织的卖淫女上门提供卖淫服务,卖淫女收取嫖资后,将嫖资的一半加50元通过微信转发给齐海光,齐海光再按照与鲍应龙等人的约定将分成转发给鲍应龙等人,剩余部分归自己所有。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一款规定,组织卖淫罪,是指以招募、雇佣、引诱、容留等手段,纠集、控制多人从事卖淫的行为。同时,本法规定,组织卖淫罪是指以招募、雇佣、强迫、引诱、容留等手段,控制他人从事卖淫活动的行为。被告齐海光的行为已构成组织(发起、建立卖淫集团或卖淫窝点,将分散的卖淫行为进行集中和控制,并在其中起组织作用)、策划(为组织卖淫活动进行谋划布置、制定计划)、指挥(实际指挥、命令、调度卖淫活动的具体实施)卖淫,具有明显的组织性,可认定其实施了组织卖淫行为。
本案中其他被告协助齐海光组织妇女卖淫,即为他人实施组织卖淫的犯罪活动提供方便、创造条件、排除障碍的行为,应认定为协助组织卖淫罪。协助组织卖淫实际上是对组织卖淫的一种帮助行为,所谓共同犯罪的帮助行为,是指共同犯罪人在共同犯罪中为其他人的犯罪行为提供便利条件的行为,其在刑法上构成独立罪名,是帮助犯的正犯化。
上述二罪名侵犯的客体是社会风化和治安管理秩序。卖淫是一种腐朽、丑恶的社会现象。而组织他人卖淫,是卖淫嫖娼活动产生、存在并不断蔓延的重要原因。这种行为毒化了社会风化,危害了社会治安。 根据我国《刑法》第三百五十八条:第三百五十八条 组织他人卖淫或者强迫他人卖淫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协助组织他人卖淫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本案中的量刑情节包括:被告人魏光星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可从轻处罚。被告人鲍应龙等人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均可从轻处罚。被告人吴理、高乾山、胡中富有前科劣迹,可酌情从严惩处。被告人齐海光当庭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被告人鲍应龙、陈刚、徐明建退赔赃款、预交罚金,可酌情从轻处罚。
                                
编写人: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  冯新悦




 

主办:CopyRight © 2017 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 皖ICP备18025539-1 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蒙城北路111号润安大厦B座20层。 电话:0551-65521880 邮箱:303944440@qq.com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12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