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列表
被害人的行为在故意犯罪中影响
信息来源:未知   作者:安徽祖庭   发布时间:2020-04-27   查看次数:    打印
保护视力色            





【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书字号

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2019)皖0103刑初285号刑事判决书
2、案由:故意伤害罪
3、当事人

公诉人: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陈某
4、被告人辩护律师
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  陈静律师

【基本案情】

2018年11月20日23时许,被告人陈某的父亲因邻里关系问题同被害人刘某1发生争吵,至21日0时许,陈某回家后同刘某1再次争执,双方动手抢夺一把刘某1带出来的锤子,在抢夺过程中陈某将刘某1摔倒在地,并强行拉拽刘某1手中的锤子,造成刘某1肋部和手指部位受伤。
公安民警接到报警后赶到现场将双方带走调查。后经被害人刘某1申请,合肥市公安局杏花派出所对刘某1的伤情委托鉴定,合肥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于2018年12月29日出具了(合)公(刑)鉴(伤)字[2018]0471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鉴定意见为:刘某1肋骨骨折的损伤程度属轻伤一级。2019年1月4日,本案刑事立案。2019年1月24日双方达成和解协议,陈某的亲属代为赔偿被害人刘某1人民币260000元,刘某1出具谅解书,对陈某表示谅解。
2019年1月29日,经公安机关电话通知,被告人陈某主动到案接受调查,并如实供述了涉嫌故意伤害的犯罪事实。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陈某遇事不能冷静处理,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轻伤,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之规定,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陈宇系自动投案,提请庐阳区人民法院依法惩处。

案件焦点

被告有哪些量刑情节。

律师辩护观点

对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陈某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应当追究刑事责任不表示异议,但是认为被告人陈某具有自首情节;积极赔偿被害人全部经济损失26万元,并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主观恶性小,社会危害性不大,没有犯罪前科,系初犯、偶犯;被害人存在过错情形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请求合议庭在对被告人陈某的行为量刑时予以考虑。

法院裁判

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陈某遇事不能冷静处理,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一级,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应依法予以惩处。被告人陈某系自动投案,归案后均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属自首,可从轻处罚;与被害人达成调解协议,赔偿了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且被害人对矛盾激化具有过错,对被告人陈某可酌情从轻处罚。其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陈宇属自首、积极赔偿被害人全部经济损、并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被害人存在过错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的辩护意见,与庭审查明的事实、证据与法律规定相符,本院予以采纳。公诉机关的指控,主要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罪名成立,庐阳区人民法院予以支持。

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之规定,判决:
被告人陈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律师后语】

故意伤害罪是指故意地非法损害他人身体健康的行为。故意分为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本案中被告人陈某与被害人发生争执过程中,将被害人摔倒在地,于此同时强行抢夺被害人锤子,致使被害人受伤。被告人的犯罪并不是预先准备的,而是临时起意,被告人在与被害人争执的过程中受到情绪、环境等方面的影响,其能够预见自己的行为可能会给被害人造成身体上的某种损害而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在主观上是间接故意,由此看出被告的主观恶性较浅。被害人手持器械先后与被告父亲、被告发生争吵,在激发被告人犯罪上存在一定的推动作用。此外,被害人在争吵中手持器械,该行为本身就对被告人身产生了危险,被告有存在正当防卫的可能性。本案件本是邻里之间的日常纠纷而引发的刑事案件,被告人的冲动、不理智使该案件性质发生变化,但是被害人的过错也对该案件的性质发生变化发挥着重要作用。

编写人: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  涂萍萍






 

主办:CopyRight © 2017 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 皖ICP备18025539-1 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蒙城北路111号润安大厦B座20层。 电话:0551-65521880 邮箱:303944440@qq.com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12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