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列表
拿回扣没当回事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2018)皖0191刑初4号
信息来源:未知   作者:安徽祖庭   发布时间:2020-04-27   查看次数:    打印
保护视力色            

【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书字号
安徽省合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2018)皖0191刑初4号刑事判决书
2、案由: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3、当事人
公诉人:合肥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杨甲某
4、被告人辩护律师
安徽百协律师事务所(现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  苏柏庭律师


 
案情】         

   合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指控:被告人杨某甲于2008年通过应聘进入安徽瀚洋国贸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瀚洋公司)工作,后担任公司纸品部经理,负责公司纸质品的销售业务。2016年2月至1O月期间,杨某甲以瀚洋公司业务员身份与西安创凡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凡公司)唐某洽谈业务,并签订订货合同8份。2016年7月至2017年1月期间,杨某甲通过其农业银行账户(账号62×××71。)先后六次收受唐某(工商银行账号62×××01O11484、招商银行账号62×××19)支付的回扣款共计37.4521万元。
2017年3月8日,被告人杨某甲经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到案,2017年3月13日,杨某甲向公安机关退缴35.9835万元。
公诉机关为证明上述事实存在,列举以下证据证明:户籍信息、违法犯罪记录查询证明、归案经过、劳动合同、订货合同、产品采购订单、海关出口货物报关单、增值税专用发票、银行交易明细及转账电子回单、退赃凭证等书证;证人林某、张某、吴某的证言;被告人杨某甲的供述与辩解等证据。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杨某甲利用职务之便,收受供应商财物,共计37.4521万元,数额较大,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苏律师辩护观点】

   
一、被告人杨某具有法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
1、被告人杨某具有自首情节,可从轻或减轻处罚
根据公安机关《抓获经过》(卷内第199页):“2017年3月8日,经我局经侦大队办案人员电话通知,犯罪嫌疑人杨某到案接受调查”。
   辩护人认为,对于经公安机关传唤到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是否应认定为自首,关键在于犯罪嫌疑人经传唤到案是否属于自动投案。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一条第(一)项的规定,自动投案,是指犯罪事实或者犯罪嫌疑人尚未被司法机关发觉,或者虽被发觉,但犯罪嫌疑人尚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时,主动、直接向司法机关投案。犯罪嫌疑人经公安机关口头传唤到案的情况,符合上述《解释》的规定,应视为自动投案。
首先,传唤不属于强制措施。被传唤后归案符合《解释》第一条第(一)项规定的“在未受到讯问、未被采取强制措施之前”的时间范围。传唤和拘传不同,传唤是使用传票通知犯罪嫌疑人在指定的时间自行到指定的地点接受讯问的诉讼行为,它强调被传唤人到案的自觉性,且传唤不得使用械具。而拘传则是强制犯罪嫌疑人依法到案接受讯问的一种强制措施。通常情况下;拘传适用于经过依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案的犯罪嫌疑人。可见,传唤与拘传有着本质的不同,法律并未将传唤包括在强制措施之内。
其次,经传唤归案的犯罪嫌疑人具有归案的自动性和主动性。犯罪嫌疑人经传唤后,自主选择的余地还是很大的,其可以选择归案,也可拒不到案甚至逃离,而其能主动归案,就表明其有认罪悔改、接受惩罚的主观目的,即具有归案的自动性和主动性。《解释》中尚有“犯罪后逃跑,在被通缉、追捕过程中,主动投案的”以及“通知犯罪嫌疑人的亲友,将犯罪嫌疑人送去投案的”视为自动投案的规定,而仅仅受到传唤便直接归案的,反而不视为自动投案,于法于理都不通,也不符合立法本意。
综上,杨某被公安机关电话传唤后直接到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应当认定为自首。根据《解释》第三条规定:“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对于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具体确定从轻、减轻还是免除处罚,应当根据犯罪轻重,并考虑自首的具体情节”。因此,被告人杨某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在侦查机关讯问时能够如实交代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依法构成自首。根据我国《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2被告人杨某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被告人杨某归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受贿的罪行。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第三款规定:“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因此,被告人“如实供述”是法定的可以从轻处罚情节,被告人杨某在归案后如实供述,从而使案件得以迅速、顺利地侦破,对杨某依法可从轻处罚。
二、被告人杨某具有酌定从轻处罚情节
1、被告人杨某犯罪情节相对较轻
本案指控被告人杨某的非国家工作人员犯罪,是在业务为往来中给予的回扣,没有造成他人经济损失,其犯罪的危害程度相对较小,情节相对较轻。
2、被告人杨某自愿认罪,有悔罪表现
被告人归案后,无论在公安机关侦查阶段、检察院审查起诉阶段还是在今天的法庭上,均能如实供述,真诚表示悔过,认罪态度非常好,有悔罪表现,这也反映其易于接受改造。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应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3、被告人杨某无前科无劣迹,系初犯
被告人杨某一项表现还是不错的,此次走上犯罪道路是因一时糊涂,在金钱的诱惑之下误入歧途。
4、案发后被告人杨某能积极退赃
案发后,被告人杨某积极向公安机关退缴犯罪所得359835元人民币,真诚表示悔过。             
三、建议对被告人杨某适用缓刑
被告人杨某具有自首情节,归案后能如实交待,自愿认罪,犯罪情节较轻,具有诸多法定和酌定的从轻、减轻处罚情节。辩护人结合杨勇涉案的具体情节,认为应对其适用缓刑,以体现惩办与宽大相结
 
【法院观点】

   本院认为:被告人杨某甲身为企业工作人员,在经济往来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回扣款,归个人所有,共计37.4521万元,数额较大,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其行为已构成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依法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杨某甲经电话通知归案,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属自首,可对其从轻处罚;全部退赃,可以酌情从轻处罚。辩护人关于被告人杨某甲构成自首、系初犯、案发后积极退缴全部赃款的辩护意见,与事实相符,本院予以采纳。


【法院判决】

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杨某甲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二年六个月;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二、赃款三十七万四千五百二十一元予以追缴,上缴国库,其中三十五万九千八百三十五元未移送本院,由合肥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处理。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供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律师后语】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条第二款规定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在经济往来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违反国家规定,收受各种名义的回扣、手续费,归个人所有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回扣是指卖方从买方支付的商品款项中按一定比例返还给买方的价款。回扣分为帐外暗中和帐内明示,不是所有的回扣都为法律所禁止,法律只针对“帐外暗中”的回扣做出禁止规定。被告人杨某甲的行为侵犯了国家对公司、企业以及非国有事业单位、其他组织工作人员职务活动的管理制度,破坏了正常的市场竞争、交易秩序,但是案发后其能积极退缴全部赃款,减轻自己行为带来的社会影响,确有悔过表现。念其初犯主观恶性浅、人身危险性较小,适用缓刑充分体现了罪责刑相适应原则。




 

 

主办:CopyRight © 2017 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 皖ICP备18025539-1 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蒙城北路111号润安大厦B座20层。 电话:0551-65521880 邮箱:303944440@qq.com

皖公网安备 340103020012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