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0551-6552 1880
栏目列表
行政诉讼的积极意义远不止结果
信息来源:未知   作者:安徽祖庭   发布时间:2018-10-20   查看次数:    打印
保护视力色            

家门口的小学不能上,却要跑到一公里外,南京学生家长顾某将南京市建邺区教育局告上法庭。第一次因其女未满6周岁,不属于“适龄儿童”,驳回起诉。第二次建邺区法院认为,建邺区教育局所划分的区域总体上符合“就近入学”原则。3月21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用顾某的话说,虽然判决结果令人遗憾,但也有令人欣慰之处,而且不止一处。
首先,这次诉讼成为一次极好的普法宣传和教育常识宣传。就普及法律常识、法治精神以及相关专业问题而言,活生生的案例和判例从来都是最好的宣传手段。比如对于我们耳熟能详的就近入学问题,以及很多人都曾遭遇或见识过的学区划分“舍近求远”问题被告作出的解释是“就近入学”并非直线距离最近,而是要兼顾学校布局、适龄儿童数量和分布、地理状况等多种因素进行规划,所以学区分布往往呈不规则多边形。确实,就近入学≠最近入学。《义务教育法实施细则》虽然规定:“实施义务教育学校的设置,由设区的市级或者县级人民政府统筹规划,合理布局。但是教育部在其最近发布的《2016年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做好2016年城市义务教育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中,就对“就近入学”的概念进行了明确解读:“就近入学并不意味着直线距离最近入学。”
但是,这一判决也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之所以就近入学≠最近入学,并非一种理想的学区划分方式,就近入学≠最近入学之所以被容忍,是因为存在其他更基础性的问题。比如法院的判决中首先就承认被诉行政行为划分学区的方式确实存在一定的不合理性,会造成部分适龄儿童未能被安排至离家最近的学校入学;同时又直言造成这一问题的其他因素:“教育资源不均衡”、“适龄儿童及学校分布不均匀”、“街区形状不规则”等等。所以这次诉讼虽然是一起个案,但是它反映出的问题却不是个别现象,教育资源均衡问题、学校合理分布问题、城市规划问题都是需要普遍引起重视、加以改善的问题。
同时还能看到,这次诉讼对于行政行为公开和行政信息公开有明显的、良好的推动作用。正如顾某所言,正是在他起诉建邺区教育局之后,教育局才第一次举行公众听证会,也举行了专家论证会。同样可贵的是被诉方建邺区教育局的态度,其负责人在宣判前就表示,对顾某通过法律途径维权的做法非常赞赏;同时该案对“就近入学”以及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确有推动作用。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这对于我们从更积极的角度理解行政诉讼有着非常明显的建设性作用。此前说到行政诉讼,大家往往从维护权益的角度理解,所以总是单单以判决结果作为衡量其意义和作用的标准。其实从这起案件可以发现,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本身就是一种良性的积极的理想的手段,同时只要程序公正,无论判决结果如何,都会对依法行政、行政公开,乃至各项公共事务的推进和完善,对依法治国原则的落实和推进,起到不可替代的正面作用。
 
转载自光明网http://edu.gmw.cn/newspaper/2016-03/23/content_111428266.htm,2016年03月23日。


主办:CopyRight © 2017 安徽祖庭律师事务所 皖ICP备18025539-1 安徽省合肥市庐阳区蒙城北路111号润安大厦B座20层。 电话:0551-65521880 邮箱:303944440@qq.com